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北国红豆

在思想荒芜的沙漠里寻找属于心灵的那片绿洲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介小民,蹒跚在芸芸众生中,渴望每一步都走的更踏实,更有价值。平时工作很忙,业余时间喜欢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写点文字,以寄托不在泛青的思想!

网易考拉推荐

散文诗【原创】中国兄弟连  

2013-02-26 15:07:54|  分类: 诗歌(散文诗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散文诗【原创】中国兄弟连 - 北国红豆 - 北国红豆  

一个甲子,整整六十年……

一部史诗,也整整演绎了六十年……    

就为了一种古化石的名字,你们开始在火山老去的伤口上——造山,以甲骨文特有的方式,在河姆渡的废墟上,把春夏秋冬篆刻;把日月星辰雕琢。

天,因为你们的骨骼变得更蓝、更远;地,因为你们的执着变得更燥、更倔。可六十年了,就为了那化石的颜色,你们的打捞、穿越从未停歇过。

不知道,荒原是不是你们最后停泊的家?

可在信风捕捉中,我却一点也读不懂你们,一直不肯驻扎下来的移动村落……

不知道,井架是不是你们最钟情的爱人?

可在花前月下,我却怎么也破译不出,你们止步的那份难舍和那份寂寞……

在玛雅人遗失的预言里,我试图寻着意识沦陷的假设,终于在黄帝战蚩尤的归途上,找到了你们注册的那份热切,那份洒脱,那份饥渴,和那队成长在荒原四季风里的,艰难跋涉的骆驼。因为你们存在,我敢断定,从此,玛雅人再也不敢发布关于毁灭的独到见解……

血总是热的,因为筋骨已淬火成钢铁!

我之所以叫你们中国兄弟连,是因为你们曾经饿着肚皮,向美帝苏修宣战。

代表中国,用一组近乎天方夜谭的阿拉伯数字,加上只有中国人才能创造出的柏拉图式的诱惑,让诡异蓝眼睛更蓝,让得了狂犬病世界,在感慨中,渐渐地认识了中国龙的黄皮肤色……

我之所以叫你们中国兄弟连,还因为你们队伍的番号六十年一直未曾变过。

领天地之嘱托,承阴阳之大和,出玉门、走天山、下祁连……一路奔杀,一路转战,用太极的形状与轮廓,让积贫积弱的中国,在蹒跚中健壮体魄,并于某年某月的某时某刻,披着癸巳年的最后一场春雪,在太平洋上作古了贫油落后的疑惑……

还记得吗?萨尔图,那个小站,月亮升起又落。

一切都在埋没中生长,一切都在生长中埋没。

只有那条还在坚守寂寞的老铁轨,在野狼遁去的日记里,翻阅曾经在这里发生的故事和昨日的波澜壮阔……

如果说:

天当房、地当房,就是最好的条件,

那么,

北风当电扇,大雪当炒面,就是最奢侈的午餐,

如果说,

石油工人一声吼,地球也要抖三抖,是对极限的最好御寒,

那么,

宁可少活二十年,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,就是那个年代最真实、最有力气的语言。

没有选择,也不能选择;

没有思考,也来不及思考。

一群蜂拥而至的男人们,一群穿着杠杠服,戴着狗皮帽子的男人们,在王进喜、马德仁的带领下,以石油师的名义,舐读雪野,兵变萨尔图!

还记得吗?杨树林,那块土地,花开了又落。

一切都在挺拔中生长,一切都在生长中挺拔。

只有那口还在哺育的精神老油井,蹲坐在被泪水烫伤的黑土地上,不断地说着一个人的名字,回忆着那被钢铁撑起的始末……

如果说,

一处篝火,就是一盏寻路的指明灯,

那么,

一本“两论”,就是顶顶膜拜的长生天,

如果说,

那件破得不能再破老羊皮袄,是他经年不舍传世的遗物,

那么,

一张尚未还清的欠账单,就是他弥留之际,让我们读了千遍也无法理解的人生全部概括……

没有遗憾,宁肯错过,

没有逝去,宁肯天国。

一个汉子,一个唱着秦腔的西北汉子,举起他四十七年的蹉跎岁月,于地心的构造顶端,准确一跃后,给后人用铁人的名字,架构起了四十七颗燎原的星座……

钻机在哪里?

井位在哪里?

这里的记录是多少?

什么时候才能拿下大油田?

……

还记得吗?喇嘛甸,那片芦苇塘,芦花扬了又落。

虽然过去了很多年,但我们还依然能看到,那两支番号不变的队伍,裹在追日的阵营里,在这片苇塘中不停地迁徙、穿梭。

苇絮,是他们放飞的思想吗?太阳帽、红工服是否能代表他们活着的爱情底色……

西下洼,一点都不洼。

这里早已经生长出了许多棵采油树。在石油之光的腹地,磕头机在日夜礼拜,祈祷那段不曾淡出的艰难岁月,祈祷那些曾经给予她们生命的钢铁魂魄!

葡萄花,没有一颗葡萄。

却让人无法在回忆中逾越,因为在这里,也曾上演了和萨尔图、喇嘛甸一样,一样为了开凿而下达的最后通牒。

也许,黑色是最可靠的颜色。

也许,陀螺是最忠诚的创作。

在一处爬满黑色诱惑的北回归线上,井架,把眷恋日子被拉得很长、很长,把历史的天空被撕扯得很阔、很阔……

追思过往的云逸,鸟瞰次第诞生的厂矿、城郭,不由得让我们想起了,那段正在走远还没有走远的岁月,还有一群被大写的名字,——守望都市的拓荒者。

1205——为什么红旗永不褪色?

1202——为什么尖刀永不顿挫?

王进喜、马德仁、吴全青、申冠、马军、陈红、盛文革、李新民、胡志强……,如是说——

钢铁是他们站定的基因,遗传给荒芜和莽原不老的生命原色!

一个甲子,整整六十年。

一部史诗,也整整演绎了六十年……    

六十年,就为了一种古化石的名字,1205、1202,这两支中国兄弟连,追逐梦想,气壮山河,在火山老去的伤口上,以甲骨文特有的方式,坚持造山不懈,用2000多口井长度,丈量了600多座珠穆朗玛峰的高度,以石油的家族荣誉,给大庆油田冠名,为中国写下了无法逝去承诺!

(作品为1205、1202建队60周年作,已于3月份在报纸上发表)

散文诗【原创】中国兄弟连 - 北国红豆 - 北国红豆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